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2019-08-07来源:中国锁具网

“这可能是世界上对小透明最友好的社区了。没有大V,没有KOL,实现了社交资产的平均分配,每个人都被平等地对待。”

作者 | 邵毛毛

“作为社交产品,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是价值观。不是精妙的设计,不是高深的技术,而是它背后特别能打动人的价值观。”一罐创始人纯银说。

2018年4月,“一罐”开始内测。这是上海犬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猫饼”之后推出的又一款产品,也是纯银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社交产品。但最初“一罐”的定位更接近树洞型产品,纯银在2015年推出的“生辰”中就有一个类似的模块“心愿”。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设计一罐的时候,完全凭直觉,内测以后才发现,这可能是世界上对小透明最友好的社区了。没有大V,没有KOL,实现了社交资产的平均分配,每个人都被平等地对待。因为“情绪”是人人平等,没有高下的。用情绪来连接彼此的社区,也就没有优劣之分,只有快速流动的情绪,与情绪漩涡里的共鸣回声。”“纯银”在微博小号“一罐产品经理”上说。

在“一罐”内测期间,参与平台的用户更多呈现出了强烈互动倾向。当时,一罐的互动功能只有两个,分别是点赞和私聊,并非常希望开发团队开通评论功能。一罐产品负责人张扬说,这让他们意识到,虽然在做的是一个树洞产品,但实际上已经实现了社交功能。

一罐的定位调整为面向陌生人的社交产品。在去年6月正式上线时,产品已开通了评论功能,这是经过内测用户反馈后,一罐做出的重要调整,此后团队又推出了闪聊、聊天室,不断丰富产品的社交属性。

在试图满足用户陪伴、倾诉的需求中,一罐始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最初类树洞的产品,平台设计了绝对的匿名机制。用户没有头像、主页,也不能进行关注、搜索和转发。每次对话都可以重新输入名字的方式,让追踪行为也被杜绝。

这一方面让用户没有塑造人设的负担,减少了社交中的负累;另一方面,没有人格化的形象也意味着不便于进行社交关系的引导。更重要的是,匿名机制下,团队要进行重点把控,以防用户在肆无忌惮的宣泄中破坏社区体验,使平台粘性降低。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因此,在进行多种产品逻辑、防骚扰措施的设计基础上,一罐特别鼓励举报机制,引导用户共同维护社区秩序。张扬透露,截止产品上线,其中一位用户已进行了两万次的举报。

“每一个不友好的发言都会直接影响到数十个其他用户的体验。我们非常小心翼翼的在做这件事情,包括我们不愿意过早的快速扩张,也是希望这个氛围能够沉淀的比较好。“张扬说。

目前,一罐已积累接近500万的用户,其中大部分为95后和00后,男女比例则接近3:7。与此同时,一罐已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张扬表示,对一罐团队来说,目前不停扩张自己在陪伴方向上的竞争力,“比如怎么提供更多的陪伴方式、形态,以及包括进行技术上的一些迭代”。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以下是《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和一罐产品负责人张扬的部分对话整理:

三声:在一罐之前,团队的项目“猫饼”是关于短视频的,这两种产品之间的跨度很大,当时是基于什么原因要进入社交领域?

张扬:我跟着纯银做的第一个项目是短视频剪辑器“猫饼”。其实从做猫饼到决定只做一罐的时候我是有犹豫过的。因为我本身是比较偏工具向的,对社交其实也是比较不敏感。做社交产品主要源于纯银本人很早之前的想法。2015年的时候,纯银做了一款产品叫生辰,其中有个心愿的模块就是类似树洞的,让大家倾诉一般不会告诉别人的内容。所以,一罐在我们内部立项的时候的名字是“情绪罐头”,主要定位为树洞型产品。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三声:纯银说“一罐是从社交恐惧中萌生出来的社交App”,从树洞到社交App,中间是有调整吗?

张扬:我们一开始纯粹是想做这样一个应用,就是让人可以用来记录情绪、发泄情绪,有可能的话能获得一定的动力。这个时候是没有商业逻辑在里面的,也没有野心说以后要把它做多大。大概在18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决定把这个产品当做一个业务项目做出来,当时我们主要的项目是“猫饼”。

后来“猫饼”被收购后,我们在4月份决定专注做“一罐”这个产品,这时我们对它的认识和定位就已经改变了,特别是当时我们开启了内测,被吸引来的用户在使用产品过程中的一些行为,让我们意识到大家的互动意愿很强烈。

一开始上线的时候,一罐中的互动行为只有两个,一个叫点赞,另一个叫私聊,没有后来的评论功能。当时有一半以上的内测用户都在这里发布了自己的心事,就是向树洞里投入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情绪。每一条内容发布后会有四五个人找他来私聊。能跟用户产生共情的人显得异常的多。而且因为基于这种共情,交流其实是比较能持续的,虽然可能不是那种天长日久的持续,但互相之间有共鸣,就可以让双方聊几天。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这个行为和我们熟悉的朋友圈式的熟人互动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就发现这不就是社交嘛。

三声:团队当时有判断这个市场有多大吗?

张扬:理论上来说,所有的陌生人都可以聊天,都可以社交,这么一想好象市场是无限大的。但其实不是。在真正启动验证后,你会发现,哪些天然被吸引的用户最可能是你的受众,或者至少它是比较接近于你受众的核心的。那我们就发现一罐的核心受众大概是95后、女生,共有5万用户参与一罐内测,其中女性用户超过80%,95后也是超过80%。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三声:和你们最初预计的一样吗?

张扬:纯银有一个判断,他认为会有很多年龄超过25岁的人,有共情的需求但自己可能都意识不到了,所以会认为主要用户大概在25岁以下,也会觉得女生应该会多一些。但实际比例高到这种程度还是比较出乎我们意料。

三声:一罐的内测进行了两个月,过程中对产品最大的改进是什么?

张扬:就是加上了评论功能。第一,我们之前担心在匿名机制下,大家在公共区域的沟通会很不友好,也特别害怕伤害向树洞投递内容的用户;第二个也担心这会起到不好的示范,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到,一旦发现有恶意评论出现在这,用户意味他被允许了,会让那些有不好想法的人更积极的去表达这种感情。这个对于我们来讲就是负的循环。

所以我们做了很多产品逻辑、防骚扰措施,特别是通过用户举报行为处理过分言论后,我们发现用户的举报异常活跃,大家维护公关区域秩序的积极性给予了我们信心,所以决定上线评论。评论能够稀释一部分不必要的私聊。因为频繁开启一个对话的话其实又变成了一种打扰,评论在某种意义上降低了这种打扰的频次。

三声:匿名社交可以满足用户的宣泄欲,但一旦无法控制就会让这个空间成为负面情绪集聚地,对用户体验来说是一种破坏,一罐是怎样避免这种悖论、维持现在“又丧又温暖”的氛围?

张扬:关于社区部分,我们其实没有做特别复杂的功能,还是点赞、评论和私聊这三种互动,我们更多的其实是围绕着秩序在做。因为我们相信只有维护好这个氛围,一些正向的东西才有可能循环。每一个不友好的发言都会直接影响到数十个其他用户的体验。我们非常小心翼翼的在做这件事情,包括我们不愿意过早的快速扩张,也是希望这个氛围能够沉淀的比较好。

机制方面,我们发现大家的举报是很有价值的。如果纯由人工审核的话是有些麻烦的,但在一罐,大家如果看到一个不好的内容,可能包括不健康的、冒犯性的内容,就会一窝蜂的举报。所以用户举报、审核之外,我们设计了一套隐藏的信用机制,让举报的可信度逐渐提升。从我们上线到现在,其中一位用户的举报行为已经有两万多次了。

维护这个社区用户体验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团队的价值观,就是我们怎么去判定一个东西好不好。其实,我们也没有办法说什么东西好不好。当然,绝对的好坏标准是有的,比如很明显的色情、反动内容。但是微妙的是,有些事情本来就没有正误之分,比如你喜欢这个偶像,我喜欢另一个偶像。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从审核尺度上来讲,我们认为自己特别反感的东西肯定会干掉,就是那种特别恶劣的。此外,一些模棱两可的东西就交给用户了。如果你在一个区域里,确让很多人都觉得不适,这时候用户举报机制就会发挥作用。所以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发现是用户在教我们怎么去维护好这个度。我们以前不知道在95后用户,甚至00后、05后的用户对于一些东西的接受度。这是这几个月来我们一直在学习的东西。

三声:在这几个月的观察中,你们学习到这批新一代的用户对社交或内容的需求是怎样的?

张扬:首先,用户真的很孤独。虽然现在可消费的内容是大爆炸的状态,但用户对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还有共情还是非常有需求的。其次,这种孤独的背后是,只要有个人说话就行,这种关系也不用维系很久,大家会觉得说可以不要朋友,能沟通就行。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三声:也就是说他们对建立强关系并没有那么渴望?

张扬:对。

三声:在新一代社交产品中,有一批平台在非颜值或不附加其他条件的情况下,特别强调情感上的共鸣,其中,一罐的特点是什么?

张扬:我们是完全匿名机制,并且没有个人主页,也不能进行关注或跟踪行为,用户不用刻意在一罐上经营一个人格。

三声:问题是,如果有一个人格化形象,就可以比较顺利的引导用户之间搭建关系,通过关系链的进一步沉淀和关系网络的建立增加社交平台的抗迁移能力。如果一罐的用户不渴望建立强关系,而且平台本身也不以用户的人格化形象引导链接,那么一罐最终会沉淀出什么,以保证用户的粘度?

张扬:我目前是没有答案的。

或许其它社交平台通过让用户建立人格化形象,可以比较好的在未来延伸出关系。可一旦有一个人格化的建立,对用户来说就是负累。虽然不同于熟人关系,但是我们可以发现用户在社交平台倾向于建立起正面形象。这是一种激励,也会是一种压力。

一罐的用户是基于匿名树洞表达,能够发现大家更多怀着一个平常心,可以积极也可以积极。不强调“人”、着眼于当下,用户能够比较放心、自信地倾诉,也能够在很多时候承担陪伴者的角色。其实,不管是平台方还是用户,想要发展长期关系都会有一个负累,这在我们这边目前是没有的。

三声:现在的一罐更像个社区?

张扬:是这样的,我们有几个频道其实是属于比较社交向的,像求聊或者是自拍,而且这里面男生女生都会有,大家会发一些能比较彰显自己的东西,比如自拍或发自己认为最好看、最有特点的照片,希望能够获得一些关注,或者是评论、私聊。如果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内容,互动就会更多。长期来讲就会把这个频道往社交方向带。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所以我们就想,大家有吸引他人的这种需求存在,希望展示自己,以此来交友。我们就考虑上线“闪聊”,让一个人可以创建非常多的卡片,以A面、B面、C面等去展示自己,并能够通过卡片获得一次或者若干次对话。

三声:闪聊提供的是一对一式的沟通空间,此外一罐还新上线了聊天室,这背后的考虑是什么?

张扬:其实还是继续对用户的探索。我们也在思考,不管是一对一的对话“闪聊”,还是说基于说出心事后开始的对话,都会有一些负担。有一些人没有心事,但他就是想说话。大家有时候或许就是需要一个临时的群组,可以有几个人坐在一起,就着话题只是聊个五分钟、十分钟,或者需要一个地方来表演,大家互相甩一堆表情包就爽了。

我们可以看到以前的社交平台或多或少都会有聊天室,这种互联网上古时代就存在的功能可能是我们的用户所需要的形态,所以我们在进行把这个功能上线,目前还处于尝试阶段。

三声:目前一罐上用户最活跃的板块是哪个?

张扬:还是我们的基础,由各种“情绪”内容组成的“海”。

三声:为什么会是这个板块?相比之下,闪聊或者聊天室是沟通效果最好、社交效率最高的。

张扬:我们有一个简单的结论,就是大家需要的陪伴是不一样的。点赞,评论,私信本身就是三种不同形式的陪伴,时效性也不同。

如果我发布了一条内容,这在微博或QQ空间叫状态,在一罐叫日记。其实这是一个记录,对于我来说最有价值的是记录了自己。一罐有发布行为的用户占总用户的40%,其中每人平均一天会发两条内容,这种冲动很强烈的。,然后在“海”里可以评论私聊,包括聊天记录互动,可以带来短、平、快的体验。因为很多时候用户可能是在这里打法时间,也可能是在交换情感,不只是在输出,也在输入,因为看别人的心事也是一种消费。

三声:这种消费和例如短视频、微博段子等内容的消费有什么区别吗?

张扬:会有一点区别,毕竟段子跟短视频消费偏娱乐向。但是在看其他人的情绪和心事时,其实更像是看以前的故事会、知音之类的杂志,像是在看故事,特别是情感上内容,会在消费这些内容带一点点轻度的思考。

三声:目前一罐的用户数是?采用了哪些推广方式?

张扬:平台累计用户接近500万。我们一直维持比较轻度的投放,因为其实还是比较担心的还是破坏的目前一罐内部的氛围。而且,我们想尝试更多,一是想让产品更完善,比如最近上线的聊天室就是从陪伴角度把能提供给用户的都提供了,可能未来就是会有一些技术上的迭代,比如推出一直都没有上线的语音通话功能。

三声:可以看到的是,声音已经成为新一代陌生人社交产品最常使用的一种基础配置,一罐是怎样思考这个事情,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有上线语音功能?

张扬:有利有弊。作为产品方,语音其实是一个轻松提供用户时长的功能,但从用户层面看的话,我们会思考多一点。用户会连麦睡觉,这是最夸张的一个语音陪伴场景了。但是我们认为这种形式其实是非常的古老,一点也不新,在学生时代,我们用手机电话都会做这件事。

如果分析用户倾诉和陪伴两部分需求的时候,明显大家的倾诉更难被满足。因为这需要一个环境,让用户感觉可以安心把事情说出来。相比起来陪伴的这部分还比较容易的,我们就先从难做起,虽然语音确实可能对产品融资有很多的帮助,但是我们其实一直把它的优先级压低。

三声:现在一罐用户的男女比例是怎样的,还会像内测时那样夸张吗?

张扬:还是比较夸张的。女生大概占七成,男生是三成。

三声:对社交产品来说,拥有大批女用户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男性用户会因此被吸引而来,但之后的问题就是女性用户被骚扰之后的流失,一罐上会存在这个问题吗?

张扬:其实没有。如果说陌陌、探探这里的社交产品,是把异性筛选出来让用户进入后的选择和交友更明确。但在一罐里,用户进来后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情绪和心事,都是那么多碎片的东西,我们也不会强调性别。当然性别可能是一些人沟通时的基本前提。但在一罐大家寻求的还是共情的感受。

三声:这是否意味着,一罐找到了驱动社交的另一动力了,这种动力是可以替代荷尔蒙吗?

张扬:性作为一种独立的需求,可以抑制但不可能替代它。

大家一般会认为社交产品中,用户的性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当然这个没有错。但不可忽视的是,在这之外,人们交流的需求同样强烈。短期来看,性可能是一种冲动,得到短暂满足后会有一个沉积期,之后再循环。长期来讲这种行为是会乏味的,乏味到最后用户追求的就只是效率而已。

但倾诉和陪伴是永恒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爆点,从一罐现在的增长来看,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有这样的需求。但我认为这不会取代性,最多只能说用户在这里,我希望尽量不是用来满足这种需求的。

三声:既然荷尔蒙作为社交驱动力不可能被取代,此前陌陌和探探在满足用户这方面需求上已经是领先的了,但实际上在2018年的时候,社交领域还是有很多新产品出来,这是因为什么?

张扬:大家都说2018年是社交大年,主要来说是大环境的问题,除了社交的其他领域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太弱了。在我们看来,社交需求是广泛存在的,只不过到这个时间点,可能没有别的领域出来特别的东西可以讨论,就把精力集中在这里,但实际上大家的需求是没有太大变化的。

三声:用户需求没有出现变化,那么新产品出现的契机是什么?

张扬:新产品出现契机有很多比如十多年前的时候,陌生人难道不需求社交吗?QQ就出现了。一开始它就是一个陌生人交流的工具,但当平台本身群体变得大了后还就变成一个熟人之间的通讯工具。所以契机就是旧的工具老了,而且属性变了。所以新的工具在这个过程就要慢慢成长起来。

三声:一罐会有这种老去的可能吗?你们会在想办法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吗?

张扬:一开始一罐的定位就只是一个树洞,只是讲这个层面的话,它的周期可以非常非常长。因为它的投入其实很少,它不会做到非常大的用户体量,可能每天就那么来来回回十多万人。“生辰”就是这样的,纯银做出来以后就没有推广或者是在其他方面做出投入。但是至今为止,也还是有十多万人在使用。再过五年呢?我就不知道,可能手机没有了,就没有人再用了。

「一罐」张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扩张陪伴方向的竞争力

一罐希望打通用户情绪、生活等关于倾诉的层面。现在产品很均匀的覆盖95后、00后,一直到05后这几个年龄段,这一批主要还是学生,一旦他们日后进入职场,社交需求可能就会有所改变。再或许万一日后用户在某一个年龄层断档了,那时候我们可能会发现新一代真的会有不一样的需求,或者有另外的产品更好的满足了这部分需求,而我们没有迭代自己变得更好。

就现在来说,我们要做的是不停扩张自己在陪伴方向上的竞争力,比如怎么来提供更多的陪伴方式、形态,以及包括进行技术上的一些迭代。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xuexi/4753.html
(本文来自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整合文章:http://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软件 贝塔斯曼 张扬 科技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 ©2017 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

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