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我本是天庭一尾鱼,却为情所伤害死了人……

2019-09-07来源:安徽女性网

点击篮字,关注我们哦!

这里不仅有精彩视频,段子,小说 ,还有丰富多样的活动!

01

三月初一,天帝大人于翰霄宫大摆筵席,专门请我。彼时我在凡界勾栏瓦肆沉溺月余,被传信的仙官寻到时候,早已在四五个姑娘怀里醉得不省人事。

那筵席本是我前些日子亲口应下的,当时来送请帖的也是今日这个仙官。

帖子上说最近天上星宿移位,银河众星陨落,这两桩大难迫在眉睫,天帝觉得我有办法,邀我商议。如今我在凡间这胭脂堆里日日快活,竟把这一桩事给忘了个干净。

那仙官背着瘫软的本神尊匆匆飞到翰霄宫,这春光明媚的一路上,难免有遇见的仙聊过来问一句神尊这是怎么了,这仙官便不厌其烦地给诸位仙聊解释:“素书大人在凡间烟花之地被一众姑娘缠身月余,身子疲惫了。”

我本醉得极深听不清楚周遭的动静,只是这句话一路上被他重复了几十遍,便记住了。以至于到了天帝大人跟前,当着百余神官的面儿,咣当一磕头,开口竟把实话说出来:“天帝恕罪,凡间姑娘娉婷妙曼俊俏可爱,又会伺候人,素书一时激动,沉醉忘归了……”

迷离之中,大殿内诸神唏嘘之声便已此起彼伏。

我抬手稳了稳头上玉冠,却没稳住脑子,只听自己又咣当磕了一头、更加荒唐道:“天帝大人和诸位仙聊若是有兴趣,素书便把往日常去的这几个地方给大家列一列,哈哈哈哈大家不用谢!不用谢!”

话音一落,那唏嘘之声更盛,我接连磕了两头,起身时候脑子晃荡,身形一个不稳,几乎仰面栽到,幸好三殿下长诀来扶我时候,顺势往我眉心补了一记清明咒,挽回我三分清醒。他扶我落座时候,不忘耳语提醒道:“你看我父君那张脸。”

我一抬头,只见翰霄宫殿,九龙御座,天帝大人怒发冲冠胡须乱颤,目若铜铃面皮铁青。

我打了一个后知后觉的哆嗦,慌忙跪下,本想求饶,刚一张口却打了一连串酒嗝,恐是气味不大好闻、又怕我吐了,周围的神官纷纷掩鼻闪躲,与我邻桌的那一位甚至将他的食案暗暗拖远了。我趴在地上又赶紧磕了几个头,一不小心磕得有点猛,直觉得连脑子也跟着震了几震。长诀自我身边掩面一叹:“素书,你今日磕头有些太实在了。”

御座上的天帝大人嘴角哆嗦了几哆嗦才说:“爱卿……”

我一颗心吧嗒颤成好几瓣,他老人家一称呼我“爱卿”则必有大事。

果不其然——

“这半年来,九天银河明辰陨灭,万里苍穹星宿大移,此两项征兆凶恶诡谲,六界怕是要遭一场灭顶大祸。爱卿万年前曾用鱼鳞补过银河星辰,不知这一次可有化劫的妙法?”

本神尊一听“鱼鳞”二字,胃一抽抽,哇的一声——吐了。

这一吐酒嗝也息了下去。头昏眼花之中觉得背后有人要扶我起来,我以为是长诀,便说了一句无妨,抬袖子擦了擦嘴自己爬了起来。身后那人便没再上前。

“天帝大人,这回的大劫,莫说是鱼鳞,就是把素书剁成鱼肉馅儿,怕也补不回来这银河的星星。”我说。

天帝大人正襟危坐,皱眉道:“这么说,爱卿没有办法?”

“有办法有办法!”我于头昏眼花之中脑子一亮,赶忙道。

“哦?有何办法,爱卿请讲!”

我蹭蹭跑到他面前道:“素书要举荐一位能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的神仙给天帝大人!”

“哪位神仙?”天帝大人身子前倾,面色激动。

我长笑一声,广袖一扬,抱拳道:“这位能化劫的英雄便是素书的恩师,神界另一位神尊——聂宿大人!”

天帝闻言,那激动的神情微微一卡,眼神惶惶往我身后探去。

本神尊以为天帝在犹豫,于是又蹭蹭上前几步,摩拳擦掌大义凛然道:“天帝大人这是在犹豫罢?您尽可放心!聂宿神尊仙法超绝,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可手扶星宿使归位,可跳入银河补星辰!”

天帝:“这……”

“试问天上地下,人神妖鬼之中哪里还找得出如聂宿大人这般才华卓然的?!莽莽六界,花虫鸟兽之中哪里还找得出如聂宿大人这般英勇神武的?!他注定是这匡扶天下的能手,注定是济世化劫的功臣!”我头不昏了,眼不花了,越说越带劲儿。

天帝:“……这大劫凶险,若是聂宿神尊因此丧命,怕是……”

好你个天帝,你爱惜聂宿怕他丧命,难道就一点也不怜惜本神尊会活不了?!

天帝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这句话有些不对,于是赶紧改了话锋:“寡人担心聂宿神尊仙逝,素书爱卿会难过……”

我扬起长袍,扑通跪下,怀着一腔热血凛然道:“聂宿大人是素书恩师,此次若是以身化劫,诸位神仙里怕没有比素书更难受得了。素书心中悲苦难挡,怕是要寝食难安,日日泪流。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总要有人牺牲自己甚至大义灭亲!今日为了这芸芸众生,为了这莽莽六界,素书愿意贡献出自己的师父!把哀痛留给我自己,安宁留给这天地!望天帝大人成全素书这舍己为人的一颗赤诚之心!。”

天帝面皮颤了颤,思索良久,眼神才越过本神尊,冲我身后那位征求意见道:“……不知聂宿神尊意下如何?”

我浑身一僵,脑子空白了几秒,猛然回头——

只见聂宿那厮水色长衫,如花样貌,活脱脱一个神仙正微微低头打量着我,我一个激灵闪过,几欲栽到。

身后人倒是不慌不忙,只是离骨折扇霍然一个扇展,激得本神尊又抖了一抖。

他身形笔直,声音清淡:“这星宿移位关乎苍生性命,聂宿自是要身先士卒、死而后已。只是在下还有一个要求望天帝大人应允。”

天帝摩拳擦掌喜不自胜:“爱卿请讲!”

身后的尊神摇着折扇慢悠悠踱到我面前,手指抚上我的肩膀,对着天帝情真意切道:“聂宿这个徒儿向来有情有义,若是聂宿真的一去不归,她便真如方才所说,寝食难安,日日泪流。若是有谁拦着,她这股哀痛之情怕是无处排遣。所以,待聂宿魂飞魄散之后,请天帝大人安排一个仙官,敦促素书每日一定要哭一哭。”

天帝大人深唔一声,问道:“不知聂宿爱卿以为素书哭多久为宜?”

聂宿低头冲我明媚一笑:“在下自是希望徒儿尽早脱离哀痛,但是以素书这重情义的性情,怕是没个几万年不能忘怀的。就让素书尽情哭个一万年罢,别憋着她。”

此话若五雷轰顶,直轰得本神尊目瞪口呆。

天帝大人一拍御座,答应道:“那好,就一万年。寡人即刻派仙官到素书神尊府上,每天做个记录,每月给寡人汇报。若是她未按时哭,寡人便亲自去敦促一番。”

聂宿谢了恩,掏出绢帕俯身给我擦了擦眼泪,“疼爱”道:“乖徒儿,日后哭的日子多着呢,怎么现在就忍不住了?”

我:“……”

出了翰霄宫,聂宿便跟上我,说今晚在他神尊府设宴请我喝酒。

当着众神的面,我朝他深深作了个揖、拒了一拒:“尊师盛情,本不该却。但是素书醉酒喝得有些疲乏。改日罢。”

他点头,摆出一副十分体谅我的神情,开口却句句不饶人:“本来是想同你商议一下那一万年怎么个哭法,但你现今瞧着确实挺虚,看来其他神仙议论的你同凡间女子磨镜情深并非假话。”

我望住他,涎笑道:“我同凡间姑娘的磨镜之情,哪里比得上尊师对一个死人的情谊深刻。”

四方神仙纷纷驻足,面上嘘寒问暖、客套问候,实则贼眉鼠目有意无意往我俩这边瞅。

他摇了摇扇子,回身望了望翰霄宫的大门,淡然道:“本神尊忽觉得方才这一万年有些少,痛失尊师这种事情,没个十万八万年的,怕是……”

我心里一咯噔,弯腰便拜:“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戌时尊师在府上等我!”

他得了我这句话,端着离骨扇倜傥远去,再不停留。

我已经一万多年不曾去聂宿的神尊府了。

这一万年,他在府上缅怀旧爱,我去凡间沾花惹草。我们各有所好,相安无事。只是我醉酒时候,他难免会从我心里极深极恨的地方钻出来,令我平白落下许多胡言乱语,比如今日翰霄宫那一些。

万年前,我三万岁,知道了关于他的许多秘辛,悟清了关于自己的许多疑惑,聂宿恼羞成怒,将我赶出神尊府。

三万岁之前,我是无欲海里一条弱小银鱼,后来被他救起养在神尊府里。化成仙形之后,我在外人面前唤他恩师,他在仙家面前叫我“爱徒”。可于我二人而言,我从未把他当过尊师,他也不拿我当徒儿。

三万岁后,天帝大人将“神尊”这个封号赐给我,从此这四海八荒就有了两位神尊:一位是先天帝大人亲自敕封的聂宿,一位是现天帝亲封的我。那时,我已住进了天帝大人新赐给我的宅子。新宅子在我强烈要求下无匾无额。这样叫我舒坦自在,不必时时念着自己是个神尊,不必时时想着鞠躬尽瘁或者身先士卒。

大约有些曲高和寡的意思,我三万岁那极年轻又极嫩的样子忽的得了这神尊之位,同龄的神仙很少敢来与我来往。后来孤单了千儿八百年,便日日去凡间脂粉之地喝酒,直到后来跟年纪相仿的身份又尊贵的天帝三儿子——长诀殿下成了酒肉朋友。

我不止一次酒后同长诀讲,要如何如何寻个吉利日子,如何如何巧妙安排精细布局,如何如何兵不血刃杀死聂宿。

可每次酒后大醉,聂宿却总出现在我梦里,对我说:“素书,我来接你回去。”可事实上,他从未说过让我回去的话。

对聂宿痴恋成痛、爱极生恨这桩事也总是从我梦中扯开,留下血粼粼的执念鲜艳瞩目。

长诀曾对我说,“素书,你对聂宿大人的情谊能骗过旁人,却终究骗不过自己,仙途漫漫,却有数不清的劫难横亘中间,长则可与天地同寿,短则不辨晦朔朝夕,容不得你口是心非。”

去神尊府赴酒的一路上,神界三月的夜风过了落枝的花瓣吹在脸上,徒手一摸,掌心尽是料峭。今年的春天,比往年都要冷一些。

神尊府里,聂宿早已于湖心亭中摆好酒菜。我抬头望了望天上,新月如勾,于簌簌而落的星辰之中格外明亮。

他于月下笑着招呼我:“酒都备好多时,你怎的才来?”

我客气一笑,望着一桌佳肴,先推脱道:“最近觉得有些体虚,今晚不能饮酒,哈哈哈我们吃菜吃菜……”

“也好,那这坛千年的梨花酿我便自己喝了罢。”他说完便把酒坛往自己怀里捞去。

“……尊师府上果真仙气浩荡,吹得素书神清气爽,方才那体虚之感竟瞬忽不见了。”我说着,把酒坛往自己这边微不可察地挪了挪。

他眉梢一扬,又从石桌下面捞上来一坛:“你在凡间跟姑娘喝酒时候都是抱着坛子灌的罢,所以今日我没有备酒盏。”我不知他何时去了凡间,何时看过我同凡间姑娘喝酒的样子。

湖水染了浓浓月霜,波光温柔地铺在他脸上,他这个模样,瞧着清朗又模糊。我看着他的脸,听他开口问我,“你可知天帝大人本想牺牲你去拯救银河众星,所以才设那筵席专门请你?”

我点点头:“知道。”

“你当初为何要应下来,你昨日为何要去赴宴?”他问。

“因为我要举荐你,我要举荐你去殉劫。”

“如若我昨日不曾去那翰霄宫呢?如果我死活不答应殉劫呢?”他又问。

“我也不知道……你若不答应,兴许我就去做英雄了,”我顿了顿,抬头道,“但是你昨日答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莫不是要反悔?”

他闻言,面色有些寡淡,灌了一口酒。过了良久,才凉凉一笑道:“素书,你想让我死,为何不亲自动手?”

我放下酒坛,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噗嗤笑出声:“我怕死啊!他奶奶的!杀了你诸位神仙会要了我的命。”

“所以你……”

我点头,“所以机智如我,跟天帝大人推荐了你。”

他隐约笑了一笑,“你让我去死的心还真是急切。”

“所以你尽快去让星宿归位,去补银河星辰,”我顿了顿,忽然觉得有些伤感——好歹他曾救我出过无欲海,也算给了我这条命。这番想法从脑中一过,便觉得眼眶一凉一痒,正要抬袖子擦一擦,低眸便见他愣愣伸出手指触上我的眼角。

“你这是等不及,便——急哭了?”他惶惶道。

02

我那伤感之情登时卡在嗓子间,不上不下,把我噎得连句像样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敛了寡淡神情,细长的手指从我脸上收了回去,韵韵一笑,星目璀璨,“素书,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性子。我把你从无欲海捞出来带到神尊府的时候,你那细软晶莹的小身子窝在我掌心,模样漂亮,性子也十分乖巧安静。”他说。

我灌了几口酒,道:“你也知道无欲海溶情解魄,噬鬼啮魂,我不过一条弱小银鱼,情魄早已被海水溶解干净,你当时捞出来的是条傻子。我安静,乖巧,都是因为我是傻子。况且,”我故意一顿,挑眉问他,“聂宿大人,你果真还记得我当时的样子么?我这张面皮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你还清楚么?”

月影掺了湖光铺在他脸上,他微微一僵,是悲喜难辨的模样。

我又仰头灌下半坛酒,这一灌有些猛,抬头时候觉得周遭事物连着眼前的他都迷蒙了几分,“不过都过去了,不记得也没关系了。”

过了良久他才说:“你现在越发爽朗,这性子但倒叫我放心许多。万事不可憋在心里。我过几日便真如你所愿要死了,这四万年你有什么委屈,不防趁我还活着、趁今晚说一说给我听。”

那时候我酒醉入心,早已分辨不清楚这温柔一句话里有几分真假,只是听到他说“这四万年你有什么委屈,不防趁我还活着、趁今晚说一说给我听”便觉得心头一颤。

肚中佳酿绵长的气息渗进肺腑,涌入灵台。不愧是封印了千年的酒,不可察觉之间便把人给醉了六七分。我盯着他看了良久,可直至湖中雾气氤氲漫上,我看他于水雾之中慢慢模糊,却如何也说不出一句话。

他却不准备放过我,修长的手指再次触上我的脸,我听他又问:“素书,是你果真希望我去殉劫么,你果真希望我死么?”

“……聂宿大人,我不是那个梨花神仙,我希不希望你死你又何必在乎?”酒气轰然翻上,我双眼朦胧似看到他在我眼中变成两副模样,一副明媚欢悦似朗朗少年,一副阴郁诡谲不择手段。

酒气搅得我越来越晕,我低头揉了揉眼睛。恍惚之间觉得腰间一紧,后背紧紧撞上一个胸膛。我愣了一愣,后背紧靠着的那位尊神已经抱着我扯过疾风飞出亭外,直奔了大殿而去。

这几日本就接连不断地饮酒,今晚又灌了一坛千年佳酿,我下意识觉得自己已醉得不成样子了。奇怪的是夜风一吹,我忽然觉得醉到极致后陡然清醒,只是场景一个变换,已经成了他端坐神尊府大殿上首,我斜躺在他怀里、枕着他腿弯处的模样。

有一瞬间,我也辨不清这场景是真是假,我甚至有些犹豫躺在聂宿怀里的那个银白裙襦的姑娘,到底是不是我。这场景好像哪里不对,又好像已经上演了千百次一样正常。

“尊师大人,这四万年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聂宿怀中的姑娘……不,聂宿怀中的本神尊开口说,“你不记得,我就一桩一桩说给你听听,你也要死了,所以我们两个的这笔债,得抓紧时间算一算了。”

我望着他冰冷的脸色,笑了笑道。

“神界九天有无欲一海,能溶情解魄,噬鬼啮魂。那些痴情恋念只要落入其中,不消几日,便通通被溶解干净。我本是无欲海里一条弱小银鱼,腐草为生,茕茕而游,寿命不过三月。

“后来尊师大人你路过,抽出一缕魂系在一截断发上,那断发在那缕魂的指引下涉水将我缠住飞上岸、落入你的掌心,可那缕魂魄在无欲海中无法逃脱,被海水吸弭。连累您丢了一缕魂,这一桩,算素书欠您的。”

我往他怀里挪了挪,侧脸时候便望见他腰间常挂的那块玉玦。有时候我也有些奇怪,那时情魄明明已经溶解的我,竟然还能将这个场景记得清清楚楚,我甚至记得聂宿穿着水色绸衣,绸衣上落着浅墨色的山川,以及腰间挂着的这块水蓝的玉玦。我甚至记得附在断发上的那缕魂魄,明媚跳脱的气泽冲开忧郁的无欲海水,拂过我细软的鱼鳞,给我支撑和依托。

我抬头看他,三月的夜风穿堂而过,他抿紧的双唇,都慢慢失了血色。

“尊师大人,一万年前,我被刮鳞片那日,你可还记得?”

一万年前,我三万岁,在聂宿身旁伺候着,是他喜欢的乖巧懂事的模样。那时恰逢银河星群陨落,陨星殃及八荒林木烧枯,四海热浪滚滚,六界生灵涂炭,却没有神仙能想出解决的法子。如现今天帝大人说的这个劫难差不多。

我以为,这种大事怎么扯也扯不到我这种小鱼身上。怕大劫连累得以后没有粮食吃了,于是趁着还有饭吃,每日总要力所能及地多吃一些。那几月甚至胖了四五斤。

直到聂宿捏着一卷卦书回到府上,神色严肃地递给我。我疑惑展开,只见那卦上书:

“九天有鱼,茕茕而游。维眸其明,维身其银。

银河有劫,星落光陨。若银鱼耳,可化星辰。”

03

我看完哭笑不得、又有些震惊,不为别的,正因为我本是九天无欲海的一条银鱼,眸子明亮,身有银光,“若银鱼耳,可化星辰”,这卦书言下之意是要用我去补银河的星星?

我觉得太过荒唐,可偏偏聂宿当了真。

“我被术法捆绑,化出银鱼模样囚在吊挂起的玉盘里,许是处得高,就看见九天的无欲海海雾大盛,莽莽滚滚的雾水涌上十三天的神尊府。你便从这海雾中走出来,右手握着一枚精致的银刀,我甚至能看到刀身上缠绕的花纹,看到那极薄极冷的刃。”

我的手指慢慢触上他的脸颊,指尖顺着脸颊往他的脖颈缓缓下划,“你捏着那枚银刀贴近我的脸,刺骨的冰凉从脸颊剐过,划开皮肉,划断鳞根,鳞片混着血水掉下来,你下手果断又决绝。我眼角的余光落在你的执刀的手上,那时候我想啊,你的手指应该会颤罢,那刀刃应该会不稳罢。我其实只是想找一个你还心疼你的小银鱼的证据。可是没有。你的手指未曾颤,那刀刃也未曾抖。”

说到此处,我竟有些替他惋惜,手指在他脖颈上戳了戳,长叹一声道,“你说你费劲心思,好歹将一条魂魄被溶解了的银鱼养得又肥又美,你哪怕宰掉她吃了也好,你怎么忍心活生生剐了她的鳞片、这样毁了她?”

“这鱼鳞被你呈交给天帝大人,诸神合力,果真用我那鳞片重补了银河的星辰,那新生的星辰也再没有陨落,身上的鱼鳞有这种本事,连我自己都有些震惊。好在,这一劫便算是过去了。”至于我化成仙形,浑身是血躺在神尊府里,痛了几天几夜,也无关紧要了。只是自那时起,我见“鱼鳞”一次,便要吐一次。就算是无意听到这个词,也要连累肺腑一阵恶心抽搐。

我看到他身边的离骨折扇,念诀捞在手里,扇子一转,迎着他的面庞展开,烛火妖妖映了那面庞的阴影落在扇面上,我眯眼瞧着这扇面上聂宿的影像,笑道:“所以我原本不是现在的样子,是尊师大人你剐了我的鳞片,毁了我的容貌、伤了我的身子。这一桩……且算是为了天下苍生,同你救我这一桩扯平了罢。”

白骨扇柄上隐约映出我现在的皮相,我合了扇子,扇柄凑近他的脸,道,“你见我容貌尽毁,便打算再给我重新雕琢出一副相貌,可我那时候怕极了你,身子抽搐、死活不让你靠近。你怕我不听话,扰了你为我雕琢容貌的动作,又怕我不肯乖乖恢复,索性就抽了我一半鱼骨,叫我几个月动弹不得。”离骨折扇的扇柄挑起他的下巴,我看着他这四万年不曾变的眉眼,疑道,“尊师啊尊师,用你徒儿的鱼骨做成的这把离骨折扇,你怎能用得这般顺手、这般安然?”

可身旁端坐着的尊神,面色僵冷,沉默不语。

我重新躺回他腿弯处,掂着扇子、翘了二郎腿侧脸看他,殿外梨花星星点点吹进来,落在他同我的身上,倒有些凄凉滋味,我把玩着扇子道,“这一桩,就当你是怕我被剐鱼鳞以后不好看了,心疼我、赏我一副容貌罢。素书愚笨,但是想个万儿八千年也能安慰自己了——你曾这样费尽心思替我的容貌着想,那我杀你的时候给你个痛快罢。”

我挑眉望着他:“可这最后一桩,一万年了我也没有想明白。”

越来越多的梨花瓣混着风雪涌进来,身旁的他双眸紧闭,缓缓淌下两行赤泪。我揪起裙纱给他擦了擦。这场景妖异诡谲,却叫我心中大快。

我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贴近他的耳廓道:“天帝觉得我献出鱼鳞补了银河星辰有功,设宴亲封我为神尊。宴上,太上老君见我大吃一惊;宴毕,我便套出老君的话。原来,这神尊府上,曾有一株梨花树,为你所种,为你所养,千年成仙,万年成神,得您所赐名讳——梨容,您同她两情相悦,恩爱缱绻。只是梨容姑娘红颜命薄,你把她藏得完好,是以除了她临死前夕,老君曾来为她诊病炼丹见过她几面以外,这天上几乎没有神仙见过她的相貌……可怕的是,老君说那位梨花神仙——

跟现在的我,一模一样!”

04

你毁了我原来的样貌,你思慕那个梨花神仙,你又重新把我雕琢成她的样子。

可是,他娘的,你喜欢那个梨花神仙跟我这条鱼有什么关系。

“纵然我喜欢你,但也不妨碍你喜欢旁人。

你把我这样一条银鱼雕琢成她的模样,就可以自欺欺人骗自己这就是你日日思念的梨容么。

尊师大人,你比素书年长七万岁,你多吃了七万年的神仙饭,难道连这些浅显道理都悟不透么?”

殿外的梨花混着春雪纷纷扬扬往里吹,这花期仿佛一夜间开始、一夜间结束。他安安静静听我言语,不声不响不反驳,叫我轻松许多。

我本已经好多年不会哭了,说到此处,喉中却哽了一哽。裙裾一扬倏忽间便从他怀里飞出来,我伸手扶稳发上玉簪,跪在地上朝殿上的尊神端端正正地叩首,抬头时候眼睛出奇地痒,我抬手一抹,眼眶里全是泪。

“素书虽然不若其他女神仙那般敏感,但是这一桩一桩乱七八糟的事压过来,虽然后知后觉但也会觉得委屈,如今这样做,只是希望自己年少时候尝过的这些苦,也能让聂宿大人您有个了悟!”说罢双手伏地,重重磕头,春雪崩溃一般铺天盖地地吹进来,殿内梨花铺了一层又一层。大殿之中响起我坚定的一声请求——

“望大人成全!”

离骨折扇在我手中化成利剑,剑身受我指引,不偏不倚刺穿他的脖颈。

我飒飒一笑,哪里还有成全一说。

殿上那的神尊大人早已浑身僵冷,只剩血水顺着一枚精致的银刀从他心窝处淅淅往下淌,污了他绸衫上挂着的水蓝玉玦,污了身旁那一层梨花花瓣。他面上两行赤泪未干,可他早已神魂俱散,仙逝多时。

这银刀是当年剐我鱼鳞的那一枚。

这离骨折扇还是用我的鱼骨所做。

这尊神仙逝——

是我亲自动的手。

大仇已报,我抬手想稳一稳头上玉冠,却摸下来一只白玉簪子,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我猛然低头,只见自己身上被聂宿的血污红了一半的银白裙装。

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我、我为何会穿女装?

自从一万年前,我知道了那梨花神仙的事后去质问聂宿,他看着我这张同梨容一样的脸,盛怒之下将我赶出神尊府,命我再不能打扮成女子模样。我穿了一万年素袍,戴了一万年玉冠,只为了和他心中的梨花神仙做个区分。

如今、如今我为何穿着裙子?

便在这时,大殿上首,聂宿身旁堆积的梨花瓣一瞬之间忽忽扬起,攒起大片旋风、以势不可挡之姿朝我呼啸奔来。我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躲闪,只见四周景象卷起风尘、轰然崩塌,疾风厉雪化成千万副刀刃朝了我的心脏刺过来,冰凉入心,痛得我浑身扭曲——

我大呼一声,从梦中惊醒。一摸脑门,全是汗。惶惶看了四周一眼,天色灰蒙却还瞧得出是白日,可身处的这里,却是我自己的府邸大殿。

低头看到自己仍然是素袍装扮,我记得自己去聂宿府上赴酒,难不成喝醉之后就……做了这样一个梦,梦到亲手杀了聂宿?

杀死聂宿、控诉他的罪状这个场景已经在我心中上演了千万遍,可如今回想起梦中场景,却觉得仿佛被人扼住咽喉一般喘不过气。

还好……还好,他没有死。我脑子里混沌一片,隐隐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这庆幸不为我自己,而是为聂宿。没人比我更清楚,关于我到底想不想让聂宿死。

后背的衣衫早已湿透,凉风一吹,便打了几个哆嗦,我扶着额头踉跄起身,赶紧摸了一碗清茶灌下去压了压惊。

等等,我是在聂宿府上喝酒,喝醉之后我被他抱去了他的大殿,如今我为何在我自己的府邸上?

脑海中忽地蹦出一个小人,俐落地敲了敲我的脑袋:你这是没在聂宿那里睡觉,觉得十分可惜么?

我握着茶盏的手一抖,一股热浪便轰然涌上脸。

便在这时,殿外跑来一个小神仙,碧绿的褂子是天帝大人身旁仙官的装束,他见我便拜:“素书神尊,您是打算从今日开始哭,还是打算等聂宿大人仙逝之后再哭?”

那碗清茶便脱离了我的手,在地上连碗带茶碎成渣渣:“聂宿大人仙逝?”难不成我真把他杀了?!

仙官掏出一本干净的簿子,摸出一支笔,做出一副记录的姿势,俯身道:“小仙知道您悲痛难耐,所以神尊还是从今日开始哭罢,况且早一日哭便早一日结束,神尊便早一日释怀。”

我浑身一惊:“你、你先把话说清楚了……聂宿大人死没死?还有我为何要哭一万年?”

小仙官一愣,见我是醉酒初醒的混乱模样,便把昨日,我在翰霄宫、天帝的筵席上举荐聂宿去化解大难、拯救苍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给我说了一遍。

我闻言已是心惊肉跳:我……我这混账竟然喝醉了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但立马反应过来,客气道:“……劳烦你了,聂宿大人他还没死,本神尊有些哭不出来。所以,还是等他仙逝后你再来罢。”

那小仙官闻言极具礼数地退后三步拜了我一拜,临走时候还不忘跟我道:“小仙还要在神尊身边记录一万年,这万年,还请素书神尊多多指教。”

我虚汗大盛,惶惶应了一应,“……好说好说。”

仙官得了回复便走了,只剩我自己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喝酒误事……他奶奶的我喝醉了竟然这般口无遮拦地把聂宿举荐上去了?

他剐我鱼鳞、抽我鱼骨、毁我容貌又给我换了一个皮相,我恨他怨他,可终究是……我同他之间的事情。

窗外天色愈发阴暗,云霞也愈发惨淡,明明昨日还是明媚的三月天气,今日已经成了这般肃杀寡淡模样。恐是这劫难将至,六界都不太平。

我扶着圈椅坐下,又想起梦中大殿之上,聂宿两行赤泪、血流缕缕的模样。万千风雪成利刃穿过我的心脏——梦中的我是在心痛罢。我窝在圈椅里,闭眼又想起来自己还是一条弱小银鱼模样,在无欲海里等死的时候,一缕魂魄从聂宿身上飞出来,附在断发上探入无欲海水,明媚欢愉的气泽紧紧裹着我,给我支撑和依托。

自此,我有了四万年寿命,不但位列仙班,还得封神尊。

四万年……也够长了。

我稳了稳心神,扬起素袍,飞出大殿,奔了翰霄宫去。

翰霄宫。

天帝大人大吃一惊:“你方才……说什么?”

我脊背挺得端正,坚定道:“我说要主动请缨,代替尊师聂宿去赴这大劫。”

天帝皱眉:“可你昨日,在这翰霄宫殿,亲口举荐了聂宿,聂宿也答应了……”

“素书昨日醉酒极深,胡言乱语,当不得真。况且天帝大人本就打算宴请我,让我去化解这星辰大劫。尊师聂宿曾是您位登天帝、号令六界的爱将,天帝大人怕也是舍不得他,所以才专门请素书、让素书去化解劫难的罢。”我何尝不知道,自己在这神界、在天帝心中有几分重量,我这种碌碌之辈去殉了劫,怕也没几个神仙会心疼。可聂宿不一样,天上地下、六界生灵,仰仗着他的神泽安然度日的数不胜数。

我去殉劫,留着重要的他活着。

没有比这更理所应当的事了。

天帝大人总还是要做些脸面上的功夫,神情凝重了好一会儿,才痛惜道:“素书爱卿,拜托你了。”

我笑了笑。天帝大人,这不都是你原本就想好的么。

我告诉天帝,三日后,就去银河挽救陨落的星辰。天帝大喜,称赞我有勇有谋、后生可畏、巾帼不让须眉。

我这一辈子也没听过旁人这样夸我。入耳的都是神仙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嘲笑,诸如素书一介女流却日日酗酒,一身男子装扮,天天去凡间骗姑娘、喝花酒之类。

拜别天帝,出了翰霄宫,寒风一吹,令我头脑渐渐清醒,这几日真真假假、醉生梦死之事也突然有了个了悟。

所谓殊途同归,我杀死聂宿也好,我去殉劫牺牲也罢。自此轮回枯竭,两不相见,这恩怨情仇、悲悯爱宠都成了虚妄。我一死了之,再不顾身后事。况且,我已做了一万年的梦,梦中杀死了聂宿千百次。

想来竟越发痛快。我也算报仇雪恨过了罢。

苍生还需要他护佑。他当好生活着。

可我没想到,当晚聂宿便气势汹汹地上门找上我,捏住我的肩膀,面上大怒问我为何要去找天帝、为何说了那样的话。

我说为了六界苍生,他不信。

我说为了当英雄,他也不信。

他咬牙切齿要祭出离骨折扇本打算抽我一扇子,“本神尊要给你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找天帝胡言乱语瞎逞能!”

我抢先抡起胳膊扇了他一巴掌,怒火翻涌而上:“你若是怜惜我,一万年前就不会剐我鱼鳞、抽我鱼骨;你若是看得清楚我对你的情意,现下就乖乖承情,好生活着。”

他闻言额上青筋暴起,揪住我就朝外飞去,御风一路而下,将我带进了九天汹涌的无欲海。

蔚蓝阴诡的无欲海水漫过头顶,我挣扎难逃,被他带入深海。

深海之中,他终于捧住我的脸,面色也终于缓和温朗起来:“且来把你对本神尊那些情意消一消。你才四万岁,做不得这种丢性命的大事。出来之后,好生活着。莫再想我。”

我看着他眼角落下一行水泽,于这幽蓝海水之中愈发透明。

无欲海水于四面八方悄然贴近,勾出我的情丝细细啃噬,海水之中映出一个被仙术困住、恍然无措的我。

他要走,我慌忙之中口不择言,“聂宿大人,你若是喜欢过我,就亲一亲我。”

他猛然抬头,神色异样。仿佛在忌惮什么,眼眸深沉望了我一眼,随后解下腰间水蓝的玉玦系在我的手腕上,又掏出离骨折扇挂在我的腰带上,最后扶稳我头上的玉冠,嘱咐道:“你还年轻,好生活着。”

说完这一句,仿佛终于甩掉了一个累赘,再不停留,拂袖而去。

海水成镜,映着一个水色绸衫墨发飞扬的尊神越来越远,映出一个素衣玉冠动弹不得的我泪雨滂沱。

一万年了,连最委屈的时候,我也未曾这样哭过。

他从不曾喜欢过我,连我现在对他的情意要被无欲海水溶解了,他也不愿意骗我一次。

海水翻然涌上。生生咬住我的情魄狠狠往外扯。

我看不到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xuexi/11562.html
(本文来自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整合文章:http://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allsportsandgolfgifts.com ©2017 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

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